今天睡觉了吗

专业码东西100年

污:

周泽:

2019年成都胜出茶话会:

【2019年成都胜出茶话会一宣】

一宣画手:老鱼BLACK JOKER


时间:2019年1月26日

地址:高新区府城大道399号天府新谷10号楼17/18F

主办:成都胜出茶会主办方

征集邮箱:KatsudekuTeaparty@163.com


交流群:904942415


特邀画手:老鱼BLACK JOKER、污、早川花秋裤、全自动理性蒸发黑

特邀写手:deku是世界的珍宝

售票时间:2018年10月2日晚八点


限量46张

售票地址:http://m.tb.cn/h.3h9BCPw 




百斩离:

各位好,我来更新了【看到最后】√最近太忙不好意思,都没时间撩大佬了,不过还是会和町尚靼他们上椅hhh
这次是纸牌游戏——至今仍未知道黄衣之主衣服里是什么√奈布要坚强√
p1  奈布大头

四群群号:881689166【一起蹲监狱√】最后一个群了

胜出文本《他的城》印量调查

鬼九:

执笔: @はつき 


原作:我的英雄学院


CP:爆豪胜己x绿谷出久


试阅地址:  


本宣:


印量调查:



【胜出】恋爱循环

格瓦拉:

#标题是来搞笑的


#25岁咔X14岁久,职英咔X国中久


#从头到尾都很垃圾,请谨慎观看(对手指


#是真的很垃圾也是真的很自我满足(再说一遍


以及在这给橙绿拉个票!橙绿女孩加油为幼驯染点灯啊!!(大喊)微博有奖抽奖的!












     又被捉弄了。




     绿谷出久在垫子上缩成一团,手指紧紧地抠住黑色的领口。




     放学后他就被中村那些人围住了,他知道是因为什么,无非是想报复上次他没有把作业借给他们抄。




     其实要是以往别人好好说的话,绿谷出久未必不会把作业借给他们,虽然他也明白虽然那些人嘴上说什么”借鉴“”参考“,到头来也是直接抄上去了事。




     可是这次他们偏偏拿出了爆豪胜己的名头要挟他。




     这个谎言太拙劣了,绿谷出久想,小胜才不会抄我的作业,我的正确率还不一定能及得上小胜。




     但他明明知道是谎言,却因为这个名字而情不自禁另眼相待。




     不要,我不要,他站在那些人面前这样说,嘴抿成一条线,拒绝的意思明晃晃的像天上划过的白线,听了这话的少年们忿忿地喊着要他好看,有着墨绿头发的少年缩了缩下巴,却还是用力地摇了摇头。




     我不要。




     结果放学铃一响,这些因为被驳了面子恼羞成怒的少年追上想快步跑回家的他,抢了他的书包,他去追,结果被推揉到了体育仓库门口。




     混乱间他挨了几下拳脚,所幸都不是什么要害,却极痛。他没忍住叫了出来,嘴张开的那一刻,有人眼疾手快地给他塞了什么东西。他只来得及看一眼,那是一片粉红色的药片,下一秒就滑进了他的喉管,他能清晰地感到喉咙里传来了“咕噜”一声。




     他来不及慌乱,有人把他的书包抛进仓库里,他赶忙去抢,人抱着书包一起跌在了垫子上,激起一阵积压的灰。他被呛得直咳嗦,视野都模糊,眼前看不清东西,随即就听到门被狠狠关上的声响。




     他的世界变得一片黑暗。




     门外还能听到他们的嬉闹声,吵吵闹闹,那是毫无重量的,轻飘飘的,毫无负罪感的快乐。十四岁,是还不分是非曲直的年纪,道德感在众人聚在一起时骤降最低。




     有人不经意的问了一句:“你给他吃了什么啊?”




      然后就是一个满不在乎的声音:“我在网上看着好玩,买的小东西,不碍事的,就是想给他试试。”




     人群爆发一阵大笑。




     体育仓库没有窗户,整个房间一片黑暗,等外面的声音彻底消失后,绿谷出久跌跌撞撞地摸索到门前,用力推,用力撞。




     门纹丝不动。




     他的心沉入谷底。




     果然,锁上了。




     他像是没了力气,抱着书包躺在垫子上,蜷成一团。




     绿谷出久想,体育仓库在学校里算是很偏僻的地方,门卫就算来巡视也不会来到这里,更何况连门都锁了,谁能想到这里还关着一个人。




     最糟糕的情况,就是只有明天上体育课的时候他才会被发现。




     妈妈一定会很担心……这群混蛋……




     绿谷出久独自一人面对这满屋的黑暗,他没有照明工具,也没有手表,黑暗让他的五感变钝,拉长他对时间的认知,从开始到现在,他并不知道到底过了多长时间。等待漫长且难熬,他开始在脑中回放着欧鲁迈特的访谈记录,企图让时间变得好过一点。




     但身体的异样却阻止了他的回想。




     他慢慢地觉得房间里的温度升高了,随即他才发现这热源是自己的身体,汗从他的额冒出,又顺着他的脖颈流下,淌进他的衣服里,让制服变成一个黑色的蒸笼。他难耐地抓起他胸口的布料,就像要把它撕破,让冰凉的空气去亲近他的皮肤,可是这一切无济于事。




     他感到大脑正逐渐变得昏沉,自我意识渐渐离去的感觉让他恐惧,有什么东西在他身体里,想要往外闯,要释放出一个与平时不一样的自己来。他不仅仅是热,更多的是一种难以启齿的隐秘渴望,他太小,某些事全然不懂,现在只觉得害怕。




     他想起了那片粉红色的药片。 




     药,对,是药,我被塞了东西,那是什么?有毒吗?我会死?




     他恐惧起来了,他想从垫子上起来,却一点力气都没有,最后是跌了下去。他一点点向前爬着,浑身都酸软,移动都艰难。他竭力去够门沿,抬起头,伸长脖颈想呼救,可是声音却虚弱地像是在哽咽。




     “救命……”




     他只喊了一声就没了力气,整个房间现在唯一的声音就是他的喘息声,绿谷出久觉得自己好像得了重病,他的额头抵在地面上,嘴里不住地发出轻喘,他撑着身子,尽力碰到了门沿。




     下一刻他就听到了推门的声音。




     绿谷出久一惊,随后涌上心头的就全然是喜,难道是老师吗?




     他刚想呼救,却发现自己的声音轻到甚至能被推门的刮擦声掩盖。门当然是推不开的,他听到门外传来一声“啧”,单听这个声音都能感受到门外的人有多不耐烦。绿谷出久慌了,他怕门外的人看门是锁的,就觉得门内没有异常,可还没等他慌张完,他就听到一声巨响。




     这个人直接就把门踹开了。




     他实在是很不耐烦,绿谷出久用仅存的意识想,他甚至只尝试推了一下。




     随着门被破开,外面的光线也像破了个口一样,争先恐后地往这个小小的空间里涌,绿谷出久趴在门边,被这些日光劈头盖脸砸了一脸,光刺得他眼前一片雪白,竟是什么也看不清。




     他面前的男人就这样站在这片光中,成了绿谷出久眼中无可替代的焦点。




     绿谷出久大睁着双眼,光要把他的眼刺痛,他几乎是不受控制地流下泪来,他看不见这个男人的脸,却觉得他英武至极,像个天神。




     过了好一会,他才发现外面早已是黄昏,之所以那么刺眼大概只是因为他在黑暗中呆的太久,情不自禁为那点光芒五体投地。他很快发现了异常,因为进来的人几乎没有巡视房间的意图,而是直直地望向他的方向,好像原本就是来找他的一样,想起他之前的举动,也像是一早就知道仓库内有人。




     是那些人告诉了老师吗?




     他还没来得及细想,就看到面前的人单膝跪地,倒是毫不客气,揪起他的领子,把他翻了个个,对方动作粗鲁得很,还透出一份在绿谷出久看来毫无来由的焦躁。他上下审视一番,那目光让绿谷出久感到万分的不自在,他觉得自己在对方眼里就像一件货物,在被检查是否品相完好。就在他不适感到了巅峰,抬起头,忍不住要去询问对方原因的时候,他听到对方轻笑着说:




     “我赶上了。”




     绿谷出久愣住了。




     那是个成年男人,大概二十多岁,有着一头看着很桀骜不逊的头发,淡金色,他的轮廓锋利,眉骨鼻梁像是雕刻出来的一样,这雕刻家大概脾气不好,可是才华横溢,才能让那股暴虐和野性隐隐地潜伏于他的五官之中。有意思的是,他穿了套一看就价格不菲的西装来,皮鞋锃亮,裤管笔挺,就是这个就差一副金丝眼镜就成了彻头彻尾斯文败类的男人一脚踢飞了门。




     这是件很有趣的事,他穿上西装,并没有一般人会有的那种规矩温和,反而像头披了文明外衣的野兽,浑身上下都透出一种跃跃欲试的凶猛和狠厉。




     但绿谷出久吃惊的并不是这一点。




     他看着男人猩红的眼瞳,情不自禁喊出一个名字。




     “小胜……?”




     话一出口,绿谷出久才察觉这有多荒谬,不可能是爆豪胜己,不可能,爆豪胜己应该是和他一样的年纪,穿着一样的黑色制服,虽然男人的西装也是黑色的,也有着淡金色的头发,猩红的眼睛,却怎样都不可能是一个人。




     小胜怎么可能会来救他呢。




     其实是有的,在他很小的时候。




     好像也是类似的发展:几个人一起玩捉迷藏,屡屡都是他当鬼,有一次他却怎么也找不到人,在树林里迷了路。天越来越黑,越来越冷,他饿得前胸贴后背,只能躲在一颗树下直哭。




     最后来找他的就是爆豪胜己。




     他那时候被小小的爆豪胜己拉着手往外走,爆豪胜己和他同龄,手却比他大,爆豪胜己一边走一边抱怨,手却一直没松开过。




    他看着爆豪胜己同样小小的背影,想,小胜怎么这么威风啊。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像是梦里发生过的一样。




     现在无论如何都不可能了。




     他突然感到自己的脸被人拍了两下,男人嗤笑一声,漫不经心地说:


 


    “你在想哪个小王八蛋呢?”




     绿谷出久缩了缩下巴,想躲,这个人虽然救了他,可说出的话也好,对他的态度也好,总让他觉得怪怪的,他没来由害怕面前这个男人,虽然这个人没有伤害他,可看他的眼神却像要吃了他。




     男人对他的抗拒不以为意,可这让绿谷出久更难受了,他的那种不以为意并不是宽宏大量,而是并不在意他的抗拒与否,就好像这一点并不会影响到他的决定和动作。




     果然,男人站起身,揪起他的后领,男人很高,比他高很多,十四岁的绿谷出久在他的手里就像一只鸡仔,绿谷出久捂住自己的领子不住咳嗦,想向男人申诉,却被甩到了垫子上。




     还没等他爬起来,男人就坐在了他身边,刚才那种剑拔弩张的气势又一次出现在他身上,他的背伏下,十指交叉抵在下巴上,这是个很有威胁力的姿势。男人紧盯着门外,那里被他踢开,敞开一小片天地,空空荡荡,什么都没有,可他的反应就像是那里会出现什么洪水猛兽。




     就像豹子捕食前总要弓起背部随时扑上去一样,绿谷出久有种错觉,他觉得这个男人在等什么人出现,一旦出现他就会扑上去拧断他的脖子,可除了彻骨的恨意和滔天的暴虐,绿谷出久甚至感受到这个男人身上的一种带着血腥的兴奋。绿谷出久打了个哆嗦,身子下意识向远离这个男人的方向移动,他害怕这个男人,他害怕。




     可是并没有人来。




     男人不耐烦了,而绿谷出久很明显察觉到了这个人身上无穷无尽的焦躁。他想找个借口离开,却没法离开,刚才因为短暂震惊被他遗忘的热量又涌上来了。




     他的额上沁出细细密密的汗,牙齿紧咬着下唇避免发出任何的声音,他的十指深深陷在垫子里,揪出一道道压抑痛苦的沟壑,他不知道这股燥热该如何排解,于是便只能忍受。绿谷出久的眼晕成一潭碧色的湖,他眼中的绿色像是要漫开,绿谷出久就用这样一双湖一样的眼睛看着他面前的男人,从出现在他面前到现在,那副肆意妄为的姿态和每一个毛孔都在昭告他是完全的雄性。




     可现在他绿谷出久能看到的只有他宽阔的,成年男性的背影,即使隔着那层裁剪完美的上好布料,也能清晰地感受到它包裹的躯体蕴含着怎样的力量,肌肉线条又会怎样的华美。绿谷出久咬了下舌尖,刺痛和血腥味让他清醒过来,他意识到那药让他的脑子都变得不对,刚才他已经无意识地朝男人的方向挪动身子了。可绿谷出久并不知道他想做什么,或者说想被对方做什么,他面前的男人身体里好像有块磁石,吸引着他身体里那股火焰。




     绿谷出久仰着头,下颌处的汗水顺着他的脖子淌下,划过他脖颈的脆弱线条,他发育得要比同龄人晚,到现在都没有出现很明显的第二性征,该出现喉结的地方到现在仍然平滑一片,柔软得像羔羊细腻的背。




     他看着那个强压着狂躁的男人,强撑着说了一句:




    “你是小胜吗?”




     他到底还是问出来了。




     这个人和爆豪胜己的外表太相像了,无论是五官还是标志的发色眼瞳,简直像是十四岁的爆豪胜己抽条拔高的产物。他毫无疑问和爆豪胜己有莫大关系,可绿谷出久没有猜测他是爆豪胜己的哥哥或者其他什么人,就是因为他身上那种匪夷所思的肆意和张狂,和他在十四岁的爆豪胜己身上感受到的一样。




     他不信这世上会有第二个这样的人。




     仓库里充斥着一种让人窒息的沉默,屋内的灰尘在黄昏的光下旋转飞舞,像一群真正的生灵。




    “哼。”




    打破沉默的是男人的一声嘲笑。




    可他没有否认。




    绿谷出久得到了答案,可他现在没有精力也没有余地去思考为什么一个明显是成年人的爆豪胜己会出现在这里,他的大脑早已罢工,一个念头出现就会立刻窜到他嘴边,再无任何迂回的余地。




    “小胜,你在等什么人吗?”




     他面前的男人——现在应该叫爆豪胜己了,爆豪胜己点了点头,他的声音像是从牙缝里出来的一样,透出一份咬牙切齿:“我在等一个混账垃圾。”




     绿谷出久的脑子现在已经是一片浆糊,却还是凭着本能回着话:“可是……可是都已经这个时间了,学校里早就不会有人了,应该不会有人来了。”




   “不可能。”爆豪胜己斩钉截铁地答道。




   “可是小胜你也不是不知道,”绿谷出久说完之后停顿了一下,他觉得这个成年的爆豪胜己还真的未必记得这种事,“我们学校这么严,到了时间就会关门,外人是进不来的……”




   “谁说进不来,”爆豪胜己不加思索地答道,“我不是就……”




      爆豪胜己的表情凝住了。




      他缓缓地回过头来,绿谷出久看着他,又不像在看着他,他的眼睛已经涣散了,朦胧成一片,浑身泛着红,嘴微微张开,舌尖湿润,像是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




     “哦——”




      这个二十多岁的爆豪胜己,声音透出一份恍然大悟,随着这声“哦”,他那双猩红的,属于猎杀者的眼瞳赫然大亮。




      绿谷出久打了个哆嗦,他因为这双骤然亮起的眼睛而感到了一丝恐惧,这个男人可能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一副怎样的表情,他在笑,弧度狰狞。任何一种属性的情绪到了极端的时候都会变得极具攻击性,而现在在这个二十多岁的爆豪胜己身上,这种因为极端而尖锐的情绪就是喜悦。




     爆豪胜己在狂喜,而绿谷出久恐惧的就是这份狂喜,他并非是恐惧这份情绪会带来的后果,不如说以现在他的能做到的有限的思考程度连推断会发生什么都做不了,他恐惧的是这份狂野而原始的情绪本身,太激进,也太热烈,如此的不安定,让人无法宽心。




    他感到爆豪胜己转过了身,手向他伸了过来,绿谷出久下意识闭上了眼。




    好可怕,他想,难道他要打我吗?



我愛睡覺:

都他妈去点灯,快!!!!

啊庄庄:

都给我去点灯!我要看胜出结婚现场

格瓦拉:

点灯八月一日截止,来吧女孩,挂上你的vpn,打开你的小蓝鸟,为幼驯染劲爆刷推!发一条推文,你买不了吃亏,发一条推文,你买不了上当,发一条推文,给幼驯染一个橙绿色的京都天空!
他们都是高中生,要忙着去拯救世界,刷推的事让我们来!给💛全💚世💛界💚最💛好💚的💛幼💚驯💛染💚点💛灯💚

橘華月:

点灯教程。vpn和tag见评论。请转发扩散,有问题私我,麻烦大家了真的需要一起动起来!🙏🙏

17search_:

是这样的。从今天开始,我决定将这套图全部放出,任何想要自印或者喜欢这套图的人都可以来私信找我要原图,说明自己想印的数量跟用途,如果是淘宝店家之类想拿出去卖,每张图支付一百块授权费即可使用。无限期使用。既然起伏想搞“独家授权”,那我也不要脸一点,满足供需后我看看你的货要怎么卖。
占tag致歉)

祢辞:

咔绝对在看久吧!!p2原图,从官博偷的
cp滤镜,启动!

奇人共赏

九江君:

老子日你妈的傻逼
你他妈的水军都刷到山邪太太这来了
你要是真把带大多数人入圈的山邪太太逼退了真的是要打爆你狗头

山邪:

重发一下,之前qq号挂错人了……。先说一句对不起。

这个被毒瘤怼的就是之前退坑的尘埃病毒太太。不知道还有没有人记得她。她注销了自己的lof账号,真的非常心疼她……
恶有恶报。

阿九会拖稿:

有人约嘛。・゚゚・(>д<;)・゚゚・。

暂接五稿!!!!
暂接五稿!!!!
暂接五稿!!!!
暂接五稿!!!!

本来跟一些小可爱说会降价来着hhhhhh
但我没钱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所以只接五稿抬价乐(○´エ`)
果咩!!

价格在80~100
会不会为难你们哇qwqqqq
如果成品不好看我会降的!
就这种超级大头!(๑>ڡ<)☆

每一张都要画上一整天qwq
我合志还没肝完嘤
但快了!打算肝完一张合志接着肝稿子
乐趣无穷!૧(●´৺`●)૭

联系方式个签戳小号!
回的可能会很晚qwq
有些没回的小宝贝可能要等很久才能继续接乐!qwq

支付方式微信!
到时候会小窗给的!